《奇迹》全网夸爆,底层生活终成顶流?

发布日期:2022-08-17 17:16    点击次数:112

图片

图片

随着春节假期的结束,2022春节档收官了,最终凭借60.35亿的总票房,位列影史春节档第二。

在众多电影中,《奇迹·笨小孩》以超七亿的总票房位列春节档第三。这部以底层小人物为视点的电影,获得了口碑和票房的双丰收。

近年来,我们似乎越来越关注这种聚焦底层人物的电影了,这是为什么呢?

图片

  小人物成为票房保障?

时隔3年,由《我不是药神》原班人马打造的《奇迹·笨小孩》上映,同样以底层小人物为主角,文牧野再次奏响了现实主义的高歌。

片中,易烊千玺饰演的景浩是深圳万千底层打工者的缩影。

为了治疗妹妹的先天性心脏病,他带着妹妹来到深圳,修手机,贩卖翻新机,爬上几百米的高楼擦玻璃,拿着微薄的工资,在平凡的奋斗中创造奇迹。

图片

《奇迹笨小孩》

除去景浩,《奇迹笨小孩》还描述了底层打工者的群像图。

兼职的车间主任梁永城,失聪的单亲妈妈汪春梅,因打人入狱的张龙豪,网吧“躺平青年”张超与刘恒志,退休的钟表匠钟伟,就是这样一群“老弱幼病残”守护了好景电子元件厂,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图片

《奇迹笨小孩》

关注底层人物,失眠多梦的原因是文牧野作品的一贯特色。

2018年,一部《我不是药神》横空出世,没有名导光环,没有流量演员加盟,在排片率仅为10%的暑期档,却收获30亿的票房。

图片

《我不是药神》

这部以“患病、穷、卖假药”为主题、以“单亲父母、打工者、白血病患者”为主角的电影,将法律与情感、现实与人性的纠缠、难解描绘得淋漓尽致,被誉为现实主义的高光之作。

图片

《我不是药神》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以底层人物为主角的电影受到了观众的喜爱。

两部《误杀》都以社会底层打工者为主角,反映了他们与上层阶级的矛盾和对抗,票房都破10亿。

《少年的你》虽然是校园题材电影,但不论是混混小北还是拥有诈骗犯母亲的陈念,都属于社会最底层青年群体。

图片

《少年的你》

还有《你好李焕英》《一出好戏》《无名之辈》《暴裂无声》等一众佳片,都是对于底层小人物生活的展现。

为什么“底层电影”在影视寒冬能一再创造票房奇迹?

‍‍‍‍

图片

‍‍‍‍

    底层电影戳中了什么?

我们之所以关注讲述底层人物生活的电影,无外乎是因为一个字“真”。

这些电影真实反映了底层群体的生活困境,面对命运不公、阶级压迫的挣扎与反抗、以及每个平凡的小人物在奋斗中成长的精神品质,能与观众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

图片

《误杀2》

这些电影大多改编自真实事件,这就让它们更加贴近社会现实。

在影视剧越发悬浮的当下,这种真实难能可贵。

比如《我不是药神》程勇的原型就是一名白血病患者陆勇,他的事例不仅被拍成了电影,也使得国家将此类药纳入医保范围之内,更多白血病患者因此受益。

图片

《我不是药神》

电影《亲爱的》的故事原型即寻亲14年的父亲孙海洋,电影上映后,以孙海洋一家为代表的被拐卖儿童家庭受到了极大的关注,孙卓回家后,再看电影,更是感慨万千。

图片

《亲爱的》

虽然底层电影所反映的现实沉重、矛盾尖锐,但也正因为如此,故事中的温情更能让人产生情感共鸣。

图片

《误杀》

《误杀2》中,林日朗虽然是劫持者,却受到了周围大多数人的尊敬与同情。

警察伸张正义,记者李安琪、医生达马、孕妇、保安等都成为他筹谋为儿子“夺回”心脏的助力者,而荧幕外的我们更是被底层人民看不起病、被强权压迫的无奈和挣扎所打动。

图片

《误杀2》

《奇迹·笨小孩》中,景浩每次陷入绝境,都是被同为“蚂蚁”的底层群体所拯救。

当他无家可归,梁永城一家提供了狭小的养老院单间;交不起房租,工厂倒闭,大家纷纷表示可以“交货后付款”,正是这些黑暗中的温暖撑起了景浩前行的力量。

图片

《奇迹·笨小孩》

正如文牧野所说:“现在这个时代是渐渐地趋于共性化,就是进入一个更市场面的状态,然后人们其实更需要正面能量的东西,因为经济开始走低,所以人们需要在精神层面和物质层面找到一些相对正面和温暖的东西……”

图片

《奇迹·笨小孩》此外,演员演技也是让底层电影出圈的一大流量密码。在底层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演员更加细腻丰富的情感表达。比如易烊千玺在《奇迹·笨小孩》中演技在线,无论是和妹妹、母亲的亲情、还是面对赵总和林经理等上位者的不卑不亢,他都演绎得非常真诚、细腻、恰如其分,人物的前后期成长变化也表现得很有层次感,直击观众内心。

图片

   与商业的矛盾?

当然,不是所有以底层人物为主角的电影都能满足受众的期待,随着底层电影的出圈,其创作困境也越发明显。

首先要思考的就是这类电影商业化的程度问题。

图片

《一出好戏》

囿于现实主题题材的沉重和外在场景的灰暗和破败,现实主义的底层电影通常不能满足大众的审美娱乐需求。

且部分电影的情节节奏不够紧凑,矛盾不够突出直白,爽点不够,这也与大众趣味严重背离。

这使得底层电影必须进行一定程度的商业化,以迎合观众的需求。

图片

《误杀》

但也因此,容易导致底层电影的过度商业化,使得底层形象被“矮化”,底层群体的苦难被“消费”。

商业电影本质上是一种大众文化,迎合的是社会主流消费人群对现实图景的想象,即中间阶层。而底层群体由于较低的文化水平、贫乏的物质条件等制约,常常处于“失语”的状态。

图片

《人在囧途》

比如电影《人在囧途》中,牛耿被塑造成一个老实憨厚、但见识少的农民工形象,他在机场不懂托运行李、看不懂机票等囧事被作为笑料。

但这样的嘲笑中,其实暗含了对底层人物的轻蔑。

图片

《人在囧途》

底层电影迎来了辉煌的时代,但其正在面临的创作困境也不应该被忽视,底层电影与商业化的关系应该被更清晰地思考和认识。

比如2006年上映的《疯狂的石头》便是商业电影和底层叙事的完美结合,电影采取了蒙太奇多线索交叉的结构方法,增强了影片的节奏感和趣味性,同时也不失小人物叙事的厚重和严肃。

图片

《疯狂的石头》因此,底层电影不应该成为一种曲高和寡的艺术,也不能仅仅是被“娱乐”“消费”的对象。创作者要追求“接地气”地反映现实和艺术化的个人表达,同时也要考虑影片的趣味性和商业化程度。好啦,今天小印关于底层电影的分享就到这里,各位inker们有什么想法,可以来评论区告诉小印哦~  

 作者:萱萱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