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上热搜的七仙女背后,藏着73岁老剧院的秘密

发布日期:2022-08-23 00:37    点击次数:75

8月17日,

#女子为演好七仙女打磨演技15年#

话题登上黄冈同城热搜第一。

“七仙女”登上黄冈同城热搜

视频中,仙女们身着七彩霞衣,在“鹊桥”上翩翩起舞,细腻的唱腔、优美的身姿,让不少网友惊叹“这才是仙女该有的模样”。

扮演七仙女的是黄冈市黄梅县黄梅戏剧院青年演员黄维,今年已是她学习黄梅戏的第25个年头。在@黄梅县黄梅戏剧院 抖音号上,黄维参演的《七仙女鹊桥》片段收获了近56万点赞。

从2007年首次扮演“七仙女”一角以来,黄维已经在线下剧场陆续演出了上百场,但收获这么多点赞还是头一次,这也让她感受到了线上舞台的魅力。

“近几年线下演出机会少了,剧院把舞台搬到了线上,让演员们通过短视频和直播把经典黄梅戏呈现给观众,在线上90后、00后们也能发现传统戏曲之美。”黄维说,她也因此收获了一众新粉丝。

以前,黄梅戏表演只能在剧场戏台看见,如今,黄梅县黄梅戏剧院的演员们,几乎每晚都轮番出现在直播间里与观众见面。传统黄梅戏正在通过线上直播活起来,被更多人所熟知、喜爱。

线上直播这条路走对了

8月17日晚,7时30分,黄梅县黄梅戏剧院线上小剧场准时开演。接下来的2个小时里,戏曲演员们把黄梅戏经典片段演绎得淋漓尽致,让戏迷大呼“过瘾”。

这是黄梅县黄梅戏剧院尝试线上直播的第4个月。

直播分两种形式进行:周二至周四晚上,演员们着便装在直播间里演绎黄梅戏,与观众互动讲解戏曲知识;周五至周六晚,演员们则换上戏服、上妆扮相,在剧院剧场内来一场小型演出,让观众隔着屏幕也能身临其境感受黄梅戏的魅力。

每到周五周六晚,直播间会搬到剧院里的小剧场

凭借演员们细腻婉转的唱腔和自然流畅的身法,@黄梅县黄梅戏剧院 抖音收获了超26万粉丝,短视频点赞达121万,直播间单场最高观看人次达10万。

这些喜人的数字,让黄梅县黄梅戏剧院院长余文新感叹,线上直播这步路走对了。

“我们是73年的老剧院了,以前,剧院的演出场地多在市里县里的小剧场或外出演出,一年能演上七八百场,根本不愁没机会演。而这两年,线下演出场次变少了,一些定好的演出也常会在开演前临时取消,场次不及以前的一半。”余文新回忆道,以往,剧院的收入主要来源于政府拨款和外出商业演出,而演员的收入和线下演出场次挂钩,大批线下演出因故被取消后,剧院和演员们一度面临收入锐减的压力。

“我们有一个团固定在景区演出,之前一个月可以演七八十场,今年景区关闭了两个月,演员们也因此停演了,其他外出的演出,今年也因故推掉了8场。”余文新说,剧院里有151位员工,他们渴望着能像以前一样有演出机会,演出不能因此停滞。

该如何寻求新舞台、新机会,成为余文新最头疼的事。

“抖音直播是年轻演员们提出来的,其实一开始我也在犹豫要不要做直播,因为我对这些新鲜事物不太了解,以前专注做下线演出,线上直播没有经验,不知道能不能做成。”余文新说,剧团里85后青年演员占了一多半, 桐城市顺祥塑料有限公司他们正是需要演出机会的黄金时期,他也注意到有剧团通过线上直播迎来了新机遇,或许演员们也能通过直播带来新的收入。

他决定,放手让演员们去唱、去尝试。

首场直播观看人数超越线下

刚大学毕业进入剧院没多久的洪江伟,负责运营黄梅县黄梅戏剧院抖音,直播的幕后重任也落在了他的身上。

“我父亲是剧院87届的演员,我从小也在剧院长大,对剧院有着很深的感情,大学期间学习的是动画制作、影视专业,这些经历也让我意识到黄梅戏在新媒体时代亟需转型,不应再拘泥于线下演出这一传统的传播方式。”洪江伟说,当时抖音上已经有一些戏曲直播成功的例子,给了他足够的信心。

正式直播前需要做很多准备工作,剧院包括洪江伟在内的6位年轻人便开始筹划准备,洪江伟主要负责提供技术和设备支持。4月29日,在经历一个多月的筹划后,黄梅县黄梅戏剧院在抖音上正式开始首场直播。当场实时在线观看人数最高达800多人。

“我们剧院小剧场最多只有五六百个座位,县里最大的剧场可容纳2000人,线上第一场直播就能收获这么多观众,属实是没有想到。”洪江伟说,后来直播间的观众越来越多,最高峰时实时在线观看人数达8000多人,现在剧院白天排练的任务较重,演出场次稍作了调整,但每场直播的实时观看人数也稳定在几千人。

演员们在直播中

不仅是年轻演员,老演员们也加入了进来。把直播间当作自己的“第二舞台”。

“其实,最开始说要做直播时,有演员也持抵触情绪,因为线下演出有的是凭票入场,戏迷们想看爱看才会买票来看,但网络直播刷到了就能看,有喜欢你的也会有踩你的。”洪江伟说,让人欣喜的是,直播做起来后,源源不断涌进直播间的观众大多留言鼓励称赞。

就这样,黄梅县黄梅戏剧院在直播间里越来越火,粉丝量从直播前的2万人,涨至现在的26万人,爆款短视频也频频出现。其中,登上热搜的《七仙女鹊桥》达到千万播放量。

年轻演员有了展示机会

尽管白天的排练任务繁重,排到自己直播时,演员们还是会乐此不疲地出现在直播间,呈现出最佳状态。

“我很珍惜线上直播的机会,每一次直播对我来说都是一次历练。”98年出生的向浩是剧院里年龄最小的一批演员,也是出现在直播间频率最多的演员之一。

“戏曲演员讲究‘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尤其对于年轻演员来说,更是要日日练功、每日练声,白天辛苦排练的成果,到了晚上就可以在直播间里接受观众们的检验。”向浩说,直播间可以通过镜头看到自己、听到自己的声音,直播结束后可以总结自己的不足。

向浩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以往在线下,自己演大戏的机会不多,一些曲目练是练了,可惜没机会在舞台上展示,“在抖音直播间,以前没机会唱的曲子都有机会唱,对提升专业水平和知名度都有很大的帮助,不仅如此我的收入也通过直播打赏提高了不少,一个月能多挣5000多元。”

而凭借“七仙女”一角出圈的黄维,也是剧院抖音直播间的明星演员。

“以前一年能有近300场演出,受疫情影响演出机会减少了。”黄维说,在老戏迷们的挂念下,她也加入了剧院的直播,现在每周都会在抖音直播间唱上几次,不仅以前的戏迷们来直播间看,还收获了一些新戏迷,不少听过黄梅戏的年轻人,在直播间留言感叹“黄梅戏原来这么好听”,“现在,直播间里熟悉的网友ID越来越多,他们通过直播认识我、关注我、欣赏我,不仅提高了我的知名度,也推广了黄梅戏文化,我很开心。”

年轻演员在抖音直播中

73岁的黄梅戏老剧院,正通过线上直播焕发着新活力。直播带给演员的不仅是演出和锻炼机会,也让他们暂时困难的生活多一份新的收入来源。

“抖音平台的社会影响力很直接,以前团队线下演出跑动的地方是有限的,线下的受众群体也受限,但是在直播间,舞台和受众得以拓宽,年轻也通过新媒体平台爱上黄梅戏。”余文新认为,对于培养年轻演员来说,直播间就是戏台,只有唱功过硬,才能获得观众的喜爱,这也是倒逼戏曲演员提升业务能力的一种方式。

“抖音直播间开设的第一个月,我们就收到了很多网友的打赏,这是对我们的认可,也激励着我们把线上直播做得更好。”剧院抖音运营负责人洪江伟说,剧院收到的这些打赏,会分给在直播间演出的演员们,按照演出频次进行补贴。几乎每晚,戏院的直播间里都会有10位左右的演员轮流出镜演出,演员们演出频次越高的演员挣的钱则越多。

“来得多的演员,一个月能通过线上直播挣5000元左右,来得少的演员也能挣上大概2000元。”洪江伟说,剧院里有年轻演员,一个月几乎每天都在参与线上直播,收入得到了改善。

演员们每天固定时间在直播间和票友相见

越来越多剧团开辟“第二剧场”

和黄梅县黄梅戏剧院一样,越来越多的基层剧团在抖音直播间看到了戏曲演出的新可能。

最早探索线上“第二剧场”的是安徽怀宁县黄梅戏剧团,这个成立了66年的剧团,今年1月因线下演出频繁取消而转战抖音直播间,每晚固定时间在抖音直播,现在已经有超过100万粉丝,演员依靠直播打赏获得了和线下演出相差无几的收入;今年5月,把舞台搬进直播间的潜山市黄梅戏剧院,直播第一个月的收入就赶上了演员的基本工资……

数据显示,2021年,抖音传统文化类直播比上年增长了100万场。以其中最受欢迎的传统戏曲为例,过去一年,戏曲直播开播场次超过80万,平均每场观看超过3200人次。每一场戏曲直播都相当于一场中型演出。

在抖音平台扶持和院团自身的探索下,基层剧团正在直播间这一“第二剧场”中找到新舞台、新观众和新收入。

“线上直播间是演员们的‘第二舞台’,我们也在探索更好的直播方式,未来在线下演出时也会在线上同步直播,以最好的效果呈现给线上观众,让观众们有身临其境的感觉。”黄梅县黄梅戏剧院院长余文新说,希望通过线下线上联动,建设更完整的传播途径,给传统戏曲文化带来新的生机。

最近,黄梅县黄梅戏剧院正忙着排练新戏。余文新说,新戏排好后将同步在线上线下舞台与观众见面。

极目新闻记者 康旭阳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