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坠落!从100亿市值到2亿,罗敏只用了4年

发布日期:2022-07-30 03:55    点击次数:173

来源 | 深蓝财经

作者 | 吴瑞馨

历时四年,趣店2017年在美国的那起集体诉讼,终于有了结果。

2月28日,在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指令下,趣店及其实际控制人罗敏向发起证券欺诈诉讼的若干原告支付了850万美元和解金,至此,这桩打了四年多的证券欺诈官司宣告收尾。

而稍早之前,趣店还因为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收到纽交所的“退市”警告。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罗敏也曾风光万分,年仅34岁,就成为市值百亿美元的上市公司的CEO,实现自己年轻时许下的“去美国敲钟”的愿望。但“上市即巅峰”,上市仅仅几天,趣店股价很很快跌破发行价,随后股价一路下泻,仅仅半年,股价就跌到10美元以下。2020年,趣店股价直接跌到了2美元上下徘徊。如今,趣店股价已经跌至1美元以下。相较上市之初的100亿美元市值,如今趣店的市值只有2.08亿美元,四年多时间蒸发了98%。

从屡战屡败的连续创业者,到身价100亿美元的人生赢家,再到如今公司市值蒸发98%,面临退市,罗敏到底经历了什么?

1

“激进”的创业者

作为一个80后创业者、企业家,罗敏在趣店之前,曾有过多次创业经历,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用“激进”这个词来形容罗敏,再贴切不过了。

罗敏大学学的是通信工程,但他本人对这个专业并不是很感兴趣,反而更喜欢商科,2004年罗敏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去波导手机做东南亚市场的销售。但一年后,罗敏还是无法放弃考北大的梦想,于是决定北漂去考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研究生。

而在备考期间,北大各种经济管理、创业相关的讲座,罗敏都没有放过。听了许多企业家的讲座后,罗敏逐渐放弃心中对学历的执念,不在迷恋北大的光环,同时创业的念头也越来越压抑不住。终于在听过马云、李彦宏的讲座后,罗敏毅然决定放弃考研镀金,投身互联网创业的大潮中。

罗敏很具备市场敏感度。在趣分期之前,罗敏经历了长达12年的创业生涯,12年里,他几乎闯入过每一个互利网行业的风口:校园网、团购、在线教育、汽车团购、社交网站、外卖APP......

频繁的更换项目,每个项目都是时下风口,和一些“有理想、有故事的”企业家相比,罗敏的创业,在某种程度上很“功利”,什么火做什么。目的,就是成功。但这也是投资人看中他的一点。

屡战屡败,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会遭受打击,一蹶不振。但是罗敏却再败再战,除了他个人的性格因素之外,更多的是投资人的青睐。当然这也和他的性格有关。投资人朱天宇看来,罗敏的性格和个人魅力很有感召力。

踢足球和打游戏是罗敏的两大爱好,因为他喜欢这种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交往和竞技,也因此导致了罗敏热爱与人打交道的性格。这种性格,也让他在创业时,建立人际关系起到很大的作用。罗敏突出的社交能力,给李树斌(趣店天使轮投资人之一)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他曾在很多场合发现本以为和罗敏不熟的人,“他似乎总是能在跟人见过一面之后,给人留下一些印象,失眠多梦的原因并在今后或多或少地建立一些联系。”

经过12年创业历程后,2014年3月,罗敏终于找准了创业的道路——消费金融,这个项目也就是如今趣店的前身,趣分期。

趣分期成立后,以一个前所未有的速度迅猛增长,罗敏此前打下的人际关系也在此时起了作用,众多投资人相继为趣店背书。很难想象,一家公司能在成立后的短短一年内获得从天使轮到D轮融资的五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2亿美元。

2

趣店的原罪

趣店这个项目活了,而且还相当成功。但随后,罗敏又陷入一场舆论风波中。

因为,趣店身上带着“原罪”。

趣店“升级”前为趣分期,是一个面向大学生提供分期消费的金融服务平台,简单来说,趣分期做的是校园贷的生意。

因学生无力偿还网贷而频频出现的跳楼、自杀事件,校园贷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从2016年开始,银监会以及各地金融办加紧了对校园贷的监管:

2016年4月,教育部和中国银监会发布通知,要求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日常监测机制,帮助学生增强金融、网络安全防范意识。

随后8月24日,银监会就有关情况召开新闻发布会时明确提出,对校园网贷采取“停、移、整、教、引”五字方针。地方层面也出台了相应的自律文件。深圳互联网金融协会下发通知,严禁线下销售和校园代理、严禁非法催收。

随后趣店发文,宣布正式从校园市场成功转型全社会非信用卡消费金融用户,退出校园。

退出校园贷业务,对趣店来说无疑是自断双臂。但这时趣店已经停不下来了,上市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2017年10月,趣店成功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成为第三个上市的消费金融公司,也是当年在美国融资规模最大的中概股。当年34岁的罗敏也以125亿身家登上《2017胡润80后富豪榜》第7位。

而在趣店上市前一个月,教育部明确“取缔校园贷款业务,任何网络贷款机构都不允许向在校大学生发放贷款。”

趣店上市后,外界始终对于趣店是否真的脱离校园贷业务存在质疑,但随后罗敏《趣店罗敏回应一切》的文章,再次把趣店推上风口浪尖。

文章中罗敏的回应漏洞百出,一些言论更是让人瞠目结舌、匪夷所思,如“现在我们一旦发现一个人是学生,就拒绝借钱”“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就这样”“我们的坏账率低于0.5%,是业内最低水平”。

随后趣店又被扒出招股书中存在诸多问题:

1、融资额造假。此前趣分期对外公布B轮融资额度为2500万至3000万美元之间,但招股书中实际入账550万美金。C轮与D轮,实际仅为一轮次融资。

2、过度依赖蚂蚁金服。趣店对用户信用的评估,主要来自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脱离蚂蚁,趣店没有自己的信用评估系统。一旦与蚂蚁的合作出现问题,就会给趣店带来不可预计的风险。

也因为罗敏这篇文章,罗敏和趣店遭到美国股民的集体诉讼。

诉状中,原告认为,趣店在招股书中所宣称的收贷(催收)政策和操作流程存在误导。认为该公司实际并没有执行该流程(对于逾期贷款不做催收,而是作为福利送人)。

另一指控则是,招股书中,趣店在客户数据安全保护上的描述存在重大误导。2017年11月21日有中国媒体披露数百万趣店客户的个人信息在黑市上交易。

这起诉讼历时四年,终于在今年2月28日有了结果:趣店和罗敏败诉,向多名原告支付850万美元和解金。

3

多次转型谋自救,

“折腾”到由盈转亏

上市即巅峰。趣店上市后,股价一落千丈,退出校园贷之后,趣店的业绩大幅下降。为了自救,罗敏不断转型,开展新业务,寻求出路。

2017年,罗敏创办汽车消费分期项目“大白汽车”,希望能成为趣店的另一引擎。曾经80天内在全国开出175家自营门店,但这项业务于2019年5月份停止。

2018年,趣店又推出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儿童一对一学习平台“趣学习”等一系列项目,但都没有起色,最终不了了之。

2020年疫情期间,罗敏带着他的跨境奢侈品电商品牌“万里目”再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

从消费金融跨界到奢侈品电商,如此大的跨界转型,但因为罗敏此前的转型经历,也并没有太让人意外。

彼时趣店业绩疲软,开放平台撮合交易金额和收入双双下滑,拿出一个新故事,成为趣店当下迫切的需要。

罗敏吸取了拼多多“百亿补贴”的成功经验,嫁接到自己的跨境电商项目上,还签约黄晓明等众多明星星推官,明星+百亿补贴,果然让万里目在问世之初就获得了极大的关注。

那么,万里目能拯救趣店吗?

当时的奢侈品电商已经不是一条新赛道,上有阿里、京东等电商巨头,中有寺库等垂直奢侈品电商的头部玩家,下边还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玩家。经过一轮洗牌后,小玩家基本已经出局,但头部玩家依旧屹立不倒,万里目要想从中撬开缺口,打开新局面,难度不是一点点。

有券商人士直言不讳,万里目不论是资金实力、供应链能力,还是用户信任等,均没有明显优势。

虽然之后趣店通过入股寺库,与其在全球奢侈品电商领域开展全面战略合作。但如今寺库岌岌可危,万里目的情况也可想而知。

同年年底,罗敏又宣布趣店将进军儿童素质教育,探索新的市场机会。也只能说时运不佳,2021年,教培行业开始双减。2022年2月16日,北京市教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备案及管理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提到:面向学龄前儿童培训的教育移动应用一律停止运行。而文件中没有专指“学科类”,而是归纳为针对非学科类的管理办法。也就是说,无论学科还是非学科,都禁止向学龄前儿童提供在线培训服务。

罗敏的“万里目少儿”也“中枪”了。最近,一个网传的朋友圈截图显示,罗敏在朋友圈宣布,趣店的儿童素质教育业务失败。

网传截图,图源见水印

但现在和当初罗敏连续创业时期不同了。当初罗敏创业失败可以随时转换新赛道,追逐新风口,但如今的趣店却禁不起这样的失败了,频频转换赛道、效果不佳,只会一点点消耗股民和投资者的信心,股价下行,难以避免。

趣店2021年Q3季度财报的公布,更是给尚在坚持的投资者进一步打击。2021年12月13日晚,趣店公布2021年第三季未审计财务报告:营收3.47亿元,同比下降59.1%;净亏9420万元,而上年同期净利5.923亿元。趣店,这个曾经被称为“最会赚钱的公司”,居然由盈转亏了。

这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财报发布当天,趣店股价大跌20%,股价跌至1美元以下,至今仍没有重回1美元以上,“退市”两个字高高悬挂在趣店的头顶上,随时都有砸下来的可能。

转型屡屡失败,投资者的信心被消耗得所剩无几,罗敏已经没有再试错的资本了。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