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的饼要画到何时?

发布日期:2022-07-29 20:03    点击次数:66

撰文 | 张宇

编辑 | 杨博丞

题图 | IC Photo

造车八年,由贾跃亭创立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的第一款车型仍迟迟未量产。

2月24日,法拉第未来在位于美国加州的汉福德工厂召开发布会,宣布首辆FF 91准量产车在工厂中正式装配完成,并预计将于2022年三季度正式量产。

在发布会上,贾跃亭激情澎湃地表示:“FF 91将成为市面上第一台真正的奢华电动汽车,其第一阶段的市场目标是触达全球塔尖用户,FF91的出现将实现对传统奢华品牌的颠覆。”

按照贾跃亭的说法,法拉第未来目前已经完成了四大生产制造里程碑,前三个分别是完成支持预量产车(Pre-production)生产制造的设备安装、获得汉福德工厂的最终生产使用资质、启动其余生产区域的基础设施建设,而FF 91准量产车的发布,则是第四个生产制造里程碑。

目前,FF 91距离实现量产还剩下三个里程碑,分别为全部机械和电气设备及管道系统开始运转、在车辆主制造区域完成所有基础设施建设和设备安装以及最后的SOP(Start Of Production)。

法拉第未来全球CEO卡斯滕·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则表示,第一辆FF 91准量产车的到来是法拉第未来的重要里程碑,目前进展顺利,法拉第未来将在7月份正式量产FF 91。毕福康还透露,达拉第未来准备于2024年生产FF 81,但FF 81不会在汉福德工厂生产,而是交给韩国群山工厂生产,他乐观地预测:“法拉第未来将在2025年实现盈利。”

根据规划,法拉第未来的核心主战场依然是中国市场,其将在未来5年内量产FF 91、FF 81和FF 71三款车型。在产能方面,2025年法拉第未来将在中国实现10-25万辆年产能的落地,并在2026年额外增加15万辆的年产能。

不过,资本市场对于释放了积极信号的发布会并不埋单。截至当日美股收盘,法拉第未来的股价最终跌去6.32%至4.74美元,总市值仅剩15.37亿美元,较13.78美元的发行价缩水65.6%,三分之二的市值烟消云散。

一款车型发布三次,法拉第未来怎么了?

从最初亮相到首辆FF 91准量产车装配完成,FF 91已历经五年时间,并且贾跃亭发布了三次。

2017年1月,FF 91首次在美国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览会上亮相,彼时贾跃亭表示,有信心在2018年实现量产,但在2018年8月,却只等来了FF 91首辆预量产车。

2021年12月,法拉第未来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FF 91的最新进展,称目前完成了贾跃亭口中的第三个里程碑,即启动其余生产区域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车身车间、动力总成车间、仓库和总装车间。法拉第未来员工在视频中表示,预量产车已经完成了30%。

事实上,一款车型被贾跃亭反复发布三次的背后, 十分钟邮箱是法拉第未来的造车之路走得并不顺畅。

2017年7月,贾跃亭在乐视危机爆发后辞去了董事长一职,并远赴美国发展,其试图通过法拉第未来完成自己的东山再起,职位也变成了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在贾跃亭发布的尽责声明中,他提到的最多的关键词依然是汽车,“(辞去所有职务)就是为了全力以赴实现FF 91最快量产上市,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但贾跃亭的梦想让饱受质疑的法拉第未来步履维艰。

2021年7月22日,法拉第未来迎来了为数不多的高光时刻,其在外界惊诧的目光中登陆纳斯达克。截至上市首日美股收盘,法拉第未来的股价最终较发行价微涨1.45%至13.98美元,总市值为45.11亿美元。贾跃亭豪情万丈地宣布,“FF 91将在未来一年左右开始交付,我将全力准备交付事宜。”

上市为法拉第未来筹得了10亿美元的资金,然而上市尚不足半年,法拉第未来却遭遇了一场危机。

2021年10月,知名做空机构美奇金投资(J Capital Research)发布了一份长达28页的做空报告,对法拉第未来的资金投入、研发情况、生产能力和资本情况作出详细的分析,甚至还专门调研分析了法拉第未来创始人贾跃亭。最后,美奇金投资在做空报告中指出,“不认为法拉第未来能卖出哪怕一辆汽车”。

美奇金投资给出这一判断的依据是,其曾在2021年8月和9月三次参观法拉第未来的汉福德工厂,但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实质性进展。在此之前,法拉第未来却对外承诺要在7个月内重新启动该工厂,并进行大规模生产以保证FF 91按时交付。

随后,多家美国律师事务所也就法拉第未来是否触犯美国联邦证券法律展开调查,调查重点是法拉第未来究竟有没有向投资者披露关于生产新能源汽车能力的误导性信息。

从破产边缘到风光上市再到陷入争议之中,法拉第未来的翻盘之路似乎仍遥遥无期。

订单存在误导性,亏损仍是主旋律

美奇金投资指控法拉第未来造车是场骗局所导致的危机一直没有结束。

2021年11月,法拉第未来收到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出的退市警示函。按照规定,所有上市公司必须按时提交财务报告,否则就会收到警示函,如果收到警示函60天后仍未提交,将会被纳斯达克摘牌。

法拉第未来随后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一份解释文件,其在解释文件中坦言“公司目前收到做空机构的指控,这是推迟提交三季报的主要原因”,并且“目前正在调查中所以无法提交三季报,至于何时能结束调查目前无法确定。”

调查结果最终在2月1日被公布出来。董事特别委员会在调查完做空机构指控的所有事项后表示,法拉第未来在上市前称收到14000多份订单对外界有误导性,其中支付了订金的订单有几百个,其他14000个订单没有支付,但针对做空报告中的其他指控,并无证据支持。

该调查结果的披露再次将贾跃亭和法拉第未来推上风口浪尖。董事特别委员会认为,之所以存在误导性,是因为双方对统计口径的理解有误差。

“公司发布的预订单包含收费预订单和免费预订单两个种类,其中公司收集到超14000份FF 91预订,拥有所有预订用户的信息,这一部分是免费预订数据,而公司对外公布的全球300辆邀约制限量版FF 91,这一部分是收费预订单。”法拉第未来在调查报告发布后进一步向外界解释。

为了重新建立资本市场的信心,法拉第未来展开了一系列整改,其中包括任命董事会独董苏珊·斯文森(Susan Swenson)为董事会执行主席;首席执行官毕福康、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系统官贾跃亭两人降薪25%;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王佳伟被停职处理。

但相较于订单存在误导性的问题,一个更大的问题已经摆在了法拉第未来的面前。

2021年12月,在法拉第未来举办的线上投资者沟通交流会上,法拉第未来的财务状况得以披露。截至2021年9月30日,法拉第未来的经营亏损约为1.43亿美元,净亏损约为2.8亿美元,相比之下,2020年同期经营亏损和净亏损分别为1800万美元和3300万美元。

这意味着自法拉第未来成立至2021年9月30日,其总亏损约为28亿美元,但法拉第未来CFO全球查克·麦克布莱德(Chuck McBride)却强调,完成FF 91项目的资金充足。

从法拉第未来的财务状况来看,其仍处于严重烧钱的阶段,但摆在法拉第未来面前最紧要的事情仍是保证FF 91量产。

虽然法拉第未来喊出了要在2025年交付45万辆汽车的豪言壮语,但外界对此并不好看。

一方面,根据各家2021年全年交付量,小鹏汽车在2021年的交付量为98155辆,领先蔚来登顶造车新势力年销榜榜首,而蔚来则以交付91429辆的成绩屈居第二名,理想汽车的交付量为90491辆,位列第三名。在各家造车新势力跑马圈地的时候,FF 91甚至还没实现量产。

另一方面,蔚来于2月28日发布公告称,其已通过香港交易所聆讯,获得在港交所主板二次上市的原则上批准,计划于3月10日开始挂牌交易。随着“蔚小理”三家造车新势力均实现美股、港股两地上市后,投资者群体势必会有所扩大,而股价跌去三分之二的法拉第未来,还在为去哪找资金而焦头烂额。

面对即将进入陡峭增长期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仍需要近半年时间才能实现量产交付的法拉第未来或许应该先想一想,面对一众实力强劲的竞争对手,自己的核心优势在哪里,后来者实现弯道超车的底气又是什么。

FF 91正式量产在即,不知道这一次还会不会有人为贾跃亭的梦想埋单,以及贾跃亭的大饼未来还能怎么画?



相关资讯